因为滴滴,我有了一份稳定工作…

👉高德打车司机注册地址!单多、首单还奖50元👈

2016年5月12日夜里十点,北京南城,天气闷热。在可能的落雨之前,Y师傅收车回家。他没有马上洗洗睡,他记得自己有一个电话要打。

 

几小时之前,一组关于Y师傅的数据从滴滴的数据后台里被打捞出来: 2015年5月13日下午2点39分,Y师傅成功,20分钟后他的账户激活。这意味着他正式成为一名司机。2015年5月14日下午4点38分,Y师傅抢到了自己的滴滴快车首单,11分钟后,首单正式完成。

 

傍晚滴滴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说出这组数据的时候,Y师傅正开车路过北京最堵的国贸附近路段,他不能分神,就礼貌地和对方约定晚上收车再通话。挂掉电话之后,看着车窗外把自己黑色日产天籁淹没掉的车河,Y师傅发了匆匆忙忙一整天里第一次感慨:“转眼间自己开滴滴快车已经一年了。”乘客觉得Y师傅发愣有些奇怪,他不知道一年前的5月,Y师傅做了人生的第二次选择。

 

因为滴滴,我有了一份稳定工作… 滴滴资讯 第1张

 

1990年,17岁的农家少年Y跟很多孩子一样,对读书没有丝毫兴趣,他选择参军离开河南老家,南下广东。完全陌生的环境、跟农家劳作迥然不同的军旅生活并不是最困扰他的,他发现自己对当兵兴趣不大,这令他痛苦。要么走要么留,他得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事儿做。无意中他摸上了军车的方向盘,他的人生就此不同。1992年,Y师傅终于拿到了军本,算是成了一名汽车兵。

 

关于当兵的日子,Y师傅很少跟别人提起,无从抓住蛛丝马迹拼凑一个少年的心路历程。能够当上汽车兵学一身驾驶的手艺,毕竟不是个坏的选择。这份二十四年前习得的手艺,支撑着他现在的生活。

 

部队转业之后,Y师傅慢慢漂到了北京,开始做钢材销售。肯吃苦,情商高,销售这份职业就干得好,Y师傅坚持了十七八年,一直到2015年4月开上滴滴。通过销售,Y师傅在北京安家买车,稳定下来,开着自己的车跑业务格外来劲。“那几年确实也挣了点钱啊! ”生孩子、安家的重任都完成了,自己平时打纸牌、玩点小麻将的爱好也足以得到支撑。

 

故事到这里,或许应该完满地结束,汽车应该在Y师傅的生活里充当一种代步工具,让一家人开心地去远方。

 

2010年之后,钢材、水泥、煤炭行业开始走下坡路,Y师傅的销售行当越发艰难,在一个钢材产能过剩的时代,钢的利润跟卖白菜差不多。Y师傅需要更卖力地跑销售,无休无止地去更多客户处应酬奔忙,陪家人的时间少了很多,也未见大的改观。两个孩子陆续开始上小学,妻子为了贴补家用也开始上班了,这时Y师傅一旦玩牌,老婆一定会呵斥他:“就知道玩!别在家闲待着!”

 

其实整个钢材销售行情好的时候,Y师傅也有大量时间待在家里玩牌,“半年不开张,开张吃半年”。他觉得需要换个工作了。钢铁行业大的衰退让他开始怀疑销售这件事的性价比,或许这件事自己依旧擅长,但敌不过格局重组带来的碾压。

 

2015年5月,Y师傅42岁生日刚过。他说自己生日那天想起了1992年成为汽车兵的光景,那时他做了人生中第一次重要选择。情况何其相似,现在他又处在另一个重要关口。他循着当时铺天盖地的滴滴宣传,在朋友“开滴滴能挣钱”的鼓动下,成为一名。为了拉滴滴,他换了辆新车。无关梦想,也没有寄托太多希望,他就是觉得滴滴当时补贴高。

 

这一年里,Y师傅几乎都是每天早七点出门,晚上十点收车,但他中午必须回家做饭吃饭睡午觉,这是他的习惯。“有的司机在车里就能睡着,我不行,我必须在家里躺床上睡。不睡午觉一天吃不消。再说你走车里睡着了警察给你贴条你都不知道。”即便是刚开始补贴很高的时候,Y师傅也不会玩命地拉滴滴,他说这就是份工作,有工作,就得有生活。现在他只要冲够每天的22单拿到奖励,马上收车回家。

 

以这种淡然的态度开车,Y师傅对开滴滴快车这份工作就有一种自己的体会:生计所系,每天早出晚归;见好就收,保持平平淡淡。他说:“开快车这件事就是我现在的日常工作,一时都想不起有啥特殊的。你也天天上班,工作就那回事,你每天能想起啥?”这一年里,Y师傅越来越感觉自己像是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,相比做销售,可能不那么大起大落,但细水长流,每月有个稳定的预期,也很符合自己人到中年的心态。

 

因为滴滴,我有了一份稳定工作… 滴滴资讯 第2张

 

Y师傅早就是个激情退去的成年人,不太对现实生活抱有太多情绪化的好恶之情,开车挣钱就行。他极少跟乘客聊天,对自己开车之外的事儿也不予置评。“现在的乘客一上车就玩手机,没啥可聊的”,开滴滴是他第一份需要每天几乎按时上下班的工作,别人花好多年才能培养出的对规律上班生活的麻木,他在做了十几年销售之后的不惑之年,终于遇到并很快适应了。

 

无时无刻包裹着人的东西,往往最没存在感。这一年每天全职开滴滴的Y师傅也没觉得自己这一年有什么明显到可以感知的重大变化,至于滴滴,早就成了一件搅合着他生活和工作的事情,无处不在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

上车下车,来来往往,Y师傅从来没统计过自己一年拉过多少人,更没形成对特定乘客和事件的记忆。“没啥有印象的人和事,我好好开车,也没时间跟人聊天。一般来说早晚高峰坐车上班的人素质高,晚上拉的乱七八糟什么人都有。”因此,快车上线一周年这件事,对Y师傅来说可能遥远得如同新闻联播里某个领导换届。他不记得自己去年具体哪天注册并激活过快车,只模糊地记得自己开快车应该有一年了。这一年里,他关心的事情是奖励的高低,改派规则的变化和每月的涨跌,这已经是一个朝九晚五的正常上班族了。

 

如同所有的快车司机,Y师傅也会在不高兴的时候骂滴滴两句,但他会很快平静下来安慰自己: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在这里开车,就要遵守规矩。这就是一份稳定工作,上下班嘛。我这个人比较乐观,心态好什么事儿都看得淡。”他也从没有那种“撂挑子不干”的想法:“像我这把年纪了,还能干啥。不像年轻人脾气躁,我觉得平平淡淡就行。”

 

因为滴滴,我有了一份稳定工作… 滴滴资讯 第3张

 

已过不惑之年,Y师傅对生活的期待变得很简单。“我四十好几了,得踏踏实实找个靠谱的事情做。家庭安康,工作稳定,这就够了。开滴滴目前来看还比较稳定,比搞销售靠谱。适合我做。”Y师傅的盖棺定论是:“这一年,我算做了一件稳定工作吧,否则真不知道现在会去干啥。”

 

打完这个电话已经夜里11点了,Y师傅明天还要早起,精神饱满地去冲刺一个新的早高峰。他丢下一句“我得去洗澡了,就这样吧”,匆匆挂了电话,没有跟电话那头提醒自己快车职业生涯满一周年的人正式道别。

 

第二天,在若干的快车司机一周年访谈结果当中,Y师傅名字后的表格写着他自己昨晚打着哈欠不经意间说的一句话:“时间挺快,整整一年了。这一年开滴滴快车,我的家庭起码吃喝够用。我也挺满足。”又过了几天,这句话出现在了滴滴的某个公号里,一瞬间出现在全国三百多座城市近千万Y师傅们的手机屏上,提醒他们稍做停留,回望一下自己在快车上的匆匆一年。

 

网约车问题请联系微信:CCSK166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代码图片